滚动新闻
您的位置:张家口新闻中心 > 科学 >

首页

2020-12-31 09:13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原标题:“整体智治”下的浙江:“数字”诠释“以人民为中心”

当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已全面开启,审视以“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为自我要求的浙江,如何应答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加强与创新社会治理”——成为争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省道路上的必解之题。

17年前提出的“数字浙江”建设,已为解题埋下了重要伏笔。

政务服务从“碎片化”转变为“一体化”,办事从“找部门”转变为“找政府”,云计算、大数据等数字技术不断加持新型治理形态,“一图一码一指数”对疫情实时跟踪、全面溯源……数字,深刻影响并改变着浙江的发展脉络。

着眼未来,“数字”还将如何改变浙江?浙江省委十四届八次全会提出,要以数字化改革撬动各领域各方面改革,加快形成上下贯通、县乡一体的整体治理格局,构建党建统领的整体智治体系。

“整体智治”背后,即是以数字之高效、精准、追溯过去、预测未来等强大优势,构建治理新平台、新机制、新模式。而一切的核心,无不蕴含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初心使命。

“整体”:让百姓少跑腿的“新平台”

民生无小事。多年来的政府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浙江锚定全局谋划蓝图,亦将关乎百姓的每件小事“记挂于心”。搭建新平台,优化办事流程,是浙江迈向“整体智治”的关键一步。

在过去,车辆检测是让不少车主颇为头疼的一件事。不少检测站存在环境差、手续复杂、高峰期排队候检时间长、车检过程不透明等问题,严重影响车检秩序。

如今在浙江,车主只需将车钥匙与资料交给检测员后,无需排队,就能在半小时内完成车辆检测……今年9月,浙江政务服务APP“浙里办”上线机动车检验便民服务平台。平台上线以来,该省累计办理各类型机动车预约业务42万笔。

为百姓一解办事烦愁,打造和完善跨部门协同、闭环管理的浙江省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正是浙江政务服务APP“浙里办”诞生的意义所在。

小平台汇聚大能量。如今“浙里办”已汇聚650项便民服务应用,实名认证用户5300余万,从公积金社保查询、缴学费水电费,到不动产登记证明、企业申报等,都可“一站式办理”。

抽丝剥茧来看,平台高效运行的背后源于数据的共享支撑。据统计,浙江省市两级公共数据共享平台累计为该省1500余个政府单位提供30.2亿次数据调用,大大减少了办事过程中“奇葩”证明、重复证明、繁琐证明等现象。

千头万绪的治理课题中,涵盖着决策、服务、监督、评价等各环节。除了“浙里办”,浙江还构建以“浙政钉”为主平台的数字化执行体系,着力打造“掌上办公之省”;以“浙里督”为主平台的数字化监督体系,实现督查事项一网通办、智能管理;以“浙里评”为主平台的数字化评价体系,把评价权交给社会。

“所谓‘整体’即是政府内部的整体性,要求政府各部门各层级一体化。”浙江数字化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刘渊解释,而数字化平台建设便提供了实现各层级、各部门之间资源整合与价值共享的方法论,基于平台系统,能够整体解决治理和决策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行动反应迟缓、治理效能低下等问题,激发出整体政府的治理合力。

在其看来,由此形成的“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路”正是对“以人民为中心”理念的一种践行。

“智治”:令决策更精准的“新模式”

随着资源的整合与打通,百姓办事便利度“肉眼可见”地提升。而随着数据应用的精准度越来越高,“颗粒度”越来越细,“整体智治”进阶至更高要求——决策提前,主动服务、精准到人。

“第一网格居民需申请高龄津贴,请尽快上门办理。”近日,杭州市下城区天水街道灯芯巷社区党委副书记黄佳霏的电脑上弹出这样一条信息。

“以往这样的事,都要老人主动和我们联系,或者我们通过表格筛选后上门办理,服务效率低。现在有了杭州社区智治在线平台——下城平台,谁需要办残疾证、老年证等事项都会主动提醒,大大提高了办事效率。”黄佳霏说。

上述平台正是基于数字驾驶舱体系,而数字驾驶舱便脱胎于闻名全国的杭州城市大脑。

“从前我们对于城市数字化没有定义,后来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数字基础设施就是城市大脑。从数数开始,我们着手盘清这座城市的‘家底’,为百姓美好生活铺路。”杭州市数据资源管理局党组成员傅卫权说。

近年来,杭州城市大脑不断迭代升级,形成覆盖交通停车、文化旅游等11个重点领域的48个应用场景和204个数字驾驶舱,为构筑智慧治理体系贡献着“最强大脑”。

数字是治理的“大脑”,也是“千里眼”“顺风耳”。

一日凌晨5时许,杭州市余杭区乔司街道一村民为图方便焚烧秸秆,原本在空旷地面上的火势向周边房屋靠近。乔司街道高空瞭望系统立刻拍摄到一处大量浓烟缭绕,所采集到的图像第一时间传输至街道综合信息指挥室,同时网格员即刻收到火灾预警。不到3分钟,附近网格员抵达现场将火扑灭,避免了一起重大火灾事故,将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面对城市治理的复杂难题,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前沿技术推动着城市管理手段、管理模式、管理理念不断迭新。

“以前人们习惯于用‘经验’判断,眼下则是以数据驱动决策。”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陈畴镛称,随着数字基础设施的应用不断深化,场景愈发多元,数字技术正进一步推动决策更科学、治理更精准、服务更高效,全面赋能智慧城市、未来社区、数字乡村,推动现代化治理迈向新的阶段。

“唯实唯先”:刀刃向内的“新机制”

随着“数据多跑路”已深入浸润社会生活,随着数字化赋予人们“追溯过往”“预测未来”的能力——“加强与创新社会治理”这道题,浙江的答案愈发清晰,治理现代化前路亦愈发开阔。

这份答案,十余载伏脉千里。

2003年1月,浙江首次提出“数字浙江”建设。同年7月,“数字浙江”建设上升为“八八战略”的重要内容。

从“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最多跑一次”改革……浙江的数字化改革,是忠实践行“八八战略”的具体行动,亦是“数字浙江”建设的延续深化。

2018年,浙江正式提出政府数字化转型,标志着“数字政府”建设进入加速发展期。

在今年伊始疫情肆虐的危急关头,政府数字化转型为浙江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披上“铠甲”。依靠大数据,浙江创新推出“一图一码一指数”,对疫情实时跟踪、全面溯源、科学管控,精密智控的浙江抗疫模式成为全国样板。

作为浙江首个全域数字化治理试验区,德清县的“数字乡村一张图”归集了137个行政村、30个社区的水、空气、垃圾、出行等282类数据,能感知生产、生活、生态“三生同步”动态详情;在杭州市唯一的少数民族乡桐庐莪山畲族乡,数字农业驾驶舱会24小时监控稻鱼共生系统的水质、土壤、气温;衢州市衢江区开发的“云智衢江”平台汇聚了该区784个网格信息及地灾隐患、应急物资、水位等社会治理信息203万余条,将“智治”触角延伸至基层治理的神经末梢……

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浙江省咨询委员会委员陈畴镛认为,浙江以政府数字化转型带动经济治理、社会治理、生态治理的数字化转型,探索出了以数字化改革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的新路子。

“用数据赋能,实现社会化协作,推动社会资源优化配置。”浙江数字化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刘渊认为,浙江对于数字技术的应用得益于前期实践经验、社会需求、敢为人先的文化等积累,这促使政务信息系统的技术机理更具有人性化、智能化、易量化特征。

“建设‘整体智治’的现代政府,不能简单看成是一次性的数字化项目投入,而是长期动态发展的政府改革过程,是‘最多跑一次’理念和改革深入推进的必然要求。”刘渊说。

今年3月,浙江提出打造“整体智治、唯实惟先”的现代政府,更好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所谓“唯实唯先”,即朴实务实,坚持以百姓之心为心,为民解忧;解放思想,尊重客观规律、尊重人民首创精神,敢于担当、勇于创新。

“改革先行者”浙江深知,唯有刀刃向内进行改革,方显“唯实唯先”之精髓。

浙江省委十四届八次全会提出,要以数字化改革撬动各领域各方面改革。从“数字化转型”到“数字化改革”,看似“一词”之差,实则再现浙江理念之先。

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指出,要着力提升社会治理的高效性。通过数字治理推动治理能力现代化,在更广范围、更多领域加速从宏观走向微观、从经验走向科学、从局部走向整体,实现社会治理从低效到高效、从被动到主动的深刻转变。

融入国家所需,立足浙江所能,顺应群众所盼,瞄准未来所向——十四五时期,浙江将继续沿着“整体智治”的现代化理念之路,携初心使命,为长三角一体化贡献新的治理智慧,奋力打造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硬核成果的“重要窗口”。(完)

图片新闻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